暮阳

透明coser/透明文手/私聊接点文

© 暮阳
Powered by LOFTER

【邱非x你】 隔着冰面亲吻你

*林煜/暮阳

*梗源三次

 

*ooc致歉 

 

*荣耀属于蝴蝶兰

*希望落笔的时刻可以好好的和那个曾经喜欢的不得了的男孩子讲句“再见”

*唔 点进过我主页的小可爱们大概知道吧  那个曾经在我的主页寥寥无几的文章里面占据了半壁江山的男孩子

 

 

【一】

这世间啊……喜欢的心情也好,亦或是所谓“爱”的心情也好,虽无对错之分,却也一段有一段的样子。

有的人很幸运,在正确的时间遇上正确的人——于是一切都很好,他们会顺理成章地相识,相恋,结婚,甚至白头到老。完美得就像是在春天遇见花开,冬日草木成眠。

可有的人却像是在冬日隔着冰面遇见水中浮上来换气的鱼,天寒地冻中,你俯身想要拥抱它,37℃的体温却化不开坚冰。

鱼上岸会旱死,人下水会淹死,你们只好隔着冰,遥遥地望着彼此。望一个寒日,望到春暖花开,望到草木复苏,最终望到冰面融化,你一步一步退回岸上,对它的最后一幕记忆是它一甩尾巴,在空中留下一片水雾氤氲。

 

邱非之于你是那一尾冬天的鱼,最后一个甩尾,便将你最初一丝萌芽般的爱意连着少年时期,一并散落成了碎光和泡沫。

 

【二】

你第一次见到邱非是初三,那个九月里,他的到来对你而言无比盛大。

重新的分班,陌生的教室与同学,你局促不安地低着头,目光不知道望向哪里。

有人姗姗来迟,微微喘着气撞开教室的门。

少年声清澈,从门口穿越人群,闯进你耳中,你抬眼去瞧,看见他向着老师微微躬身道了歉,然后望望教室里的空位,最终径直走向你身旁。

“你好,我叫邱非。”他一边放下双肩背一边偏头向你打招呼。嘴角挂着轻轻浅浅的笑意。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你们早被时光的洪流冲的跌跌撞撞,天各一方,你仍然记得他笑起来的模样——他笑起来总是微微抿着唇,眼睛眯起来,不是少年意气风发张扬而且放肆的样子,只是唇角轻轻勾起,仿佛笔墨轻巧勾勒出涓流似的诗意,叫你莫名地想起来哪本书上惊鸿一瞥的句子“纵是少年风流可入画,却也自成风骨难笔拓。”

后来你给他写过很多很多很多篇文章,每个字拼拼凑凑,都是他的模样。

 你写

“他笑起来,我便仿佛瞧见了千山雪化,万树花开。”

 

 

你们认识的第一天,你就因为前一晚不知死活的熬夜而在课上困得东倒西歪。老师一个粉笔头砸到你脑袋上,惊得你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身侧的邱非垂着头盯着笔记本目不斜视。

下课的时候你轻轻捅了捅他的手肘,问他借你刚刚因为睡觉而错过的笔记。邱非皱着眉头把笔记本翻得哗啦哗啦响,犹豫了几秒告诉你,“其实刚刚瞧见你打瞌睡了,但是怕你生气,所以没叫你……”

你于是悄悄偏过脑袋看他。

秋日的阳光仍然有些蓬勃的意味,在玻璃上滚成一簇簇,窗帘扑飞间他的侧颜笼在窗口射进来的光中,轮廓有些模糊,显得眉目柔和。

真好看啊……

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你还是暗暗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三】

意识到你喜欢上他是一段时间过后。

 

那其实是你第一次喜欢一个男孩子,他就坐在你身侧十厘米的位子,你轻轻斜一下余光就能瞧见他垂眸思考的模样。你莫名地觉得这个男孩子怎么那么好看——一举一动,一个转笔的动作也好看的不得了。于是你一遍一遍瞥向他,然后在他瞧见你之前赶紧收回眼神,装作是在认认真真地读书。

 

有时他也会发现你蹩脚的小把戏,然后抿起唇角 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后来有人问你,喜欢怎样的男孩子

你托着腮帮想了半天——你喜欢的少年呀

要奔跑时如风一般,带起的狂风吹乱乌发,你远远望去,他在红色的塑胶跑道上飞驰而过,一骑绝尘冲在前方。而后他双手撑着膝盖微微喘息,汗珠从额头淌下。所谓少年意气风发,全都是他。

你喜欢的少年呀,手指纤长,明明只是打着游戏,可手指在键盘

上跳跃的样子却像是艺术

你喜欢的少年啊,明明不是多么健壮的身体,却在一个挑眉中有着运筹帷幄……

你喜欢的男孩子是什么样的呢?

大概就是邱非这样的吧

 

你们渐渐熟悉起来了,你能毫不设防地被他捏脸杀,他也习惯了每节自习课上,你奋笔疾书三十五分钟,剩下十分钟留下来,用来伏在桌上偏头看他。

你总是课上打瞌睡,控制不住的,没办法。邱非从不叫你,只是细细地记好了笔记,下课后板着一张脸推到你手边。

你向他讲谢谢,他摇摇头

“其实你打瞌睡挺可爱的”

“所以不想叫你”

你眨巴着眼睛不相信,他于是一脸真挚的模样在桌上撑着脑袋,另一手在纸上画着鬼画符。

“喏,就是这样,明明睡的迷迷糊糊的还不肯放笔……就挺可爱的。”

 

那天你趴在桌子上,正处于一个想睡睡不着,睡不着却又无事可做的,百无聊赖的时间段。

耳边传来纸笔摩擦的沙沙声。

邱非正认认真真写着习题。你不再闭眼,只是枕着胳膊瞧他的笔尖在纸上划出一道又一道好看的弧线。他瞥了你一眼,并没搭理。你就很不厌其烦地瞧他一遍又一遍地盯着那道题目不停写写画画,最后无可奈何地重重打了三个问号,然后扭头鼓着腮帮盯着你,一脸埋怨。

你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能瞧出他眼底一闪而过的三分笑意。

 

可是蛮长时间过去了,他却还是那么浅浅笑着,不再跟你走近一步。

你于是哼哼唧唧地滚到空间,抱怨说觉得喜欢的人大概不会喜欢你

    

邱非在下面连续问了两次“谁阿”

你皱着眉头想着这种时候大概不会有人猜是自己吧?万一错了那该多尴尬

于是就有恃无恐地告诉他“你猜呀”

 

他在那头轻轻打出了自己的名字,顺便还附了个炸弹

“一定要我跟你表白才知道我喜欢你吗”

 

也许有点突然,有点没道理,可是年少时候的喜欢也就是这么没道理吧?你喜欢他,仅仅因为他那天迟到了,恰恰好他是你喜欢的翩翩少年的样子,恰恰好他笑起来特别好看,恰恰好他穿了一身你喜欢的,白色的学生装,又恰恰好坐在了你身边……

 

你没办法想象他在另一边是怎样的模样,不过你在屏幕那一头笑得有点蠢——毕竟那时候的你觉得世界上简直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

你喜欢的人恰巧也喜欢你

于是向窗外看去觉得连星空都亮了

就连车水马龙中一颗颗或明或暗的灯都美丽得叫人想要叹息

【四】

    你不是会轻易觉得紧张的人,可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你每个即将见到他的上午都心跳加速,分针每每转一圈,心跳也跟随着快了一分。你在心里悄悄数着倒计时

还有三节课,还有两节课,还有一节课!可以见到他了么!

……哦,还有午饭

 

每次都直到你小跑着进了教室,瞧见他站在窗边慢条斯理地从书包中拿出书本,一样一样摆好在桌上,心里头四处乱撞了一上午的小鹿才像是累了一样也慢条斯理整理整理毛发,歇下了。

 

下午你专心听课,老师提了两句有关于遗传学的内容。

“…..比如你们未来可以观察自己和爱人的眼皮是单是双,这样就可以有很大的几率推测出未来的孩子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

邱非悄悄地瞥了你一眼。

初三时候的嘉世小队长还没有几年之后的淡然,在你疑惑的目光之下自顾自红了耳垂,过了几秒才再次抬眼瞧了下你,然后眉目间轻缓地舒展开

“嗯,都是双眼皮。”

 

这回红了耳垂的换成你,你一捂脸赶紧转身,讷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心里面早有了一团一团的花旋转着盛开。

 

那天的日记里面你一笔一划的记下来

 

“窗外风好草色带着新意,

怎奈何世间万种风情都不及他唇边微微笑意。”

 

你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称得上约会的地点,说来也很有趣,竟然是去博物馆,为了完成小长假的作业。

虽然只是博物馆,你还是认认真真的打扮了好久。

衣柜里的裙子乱七八糟堆了一地,小心翼翼地把项链手链还有花花绿绿的手镯热闹的摆了一大桌。

你学着大女孩的样子仔仔细细描眉画眼,期待着他能再见到你的刹那赞叹一句“真漂亮呀”

那时已经是初冬了,你却为了漂亮些,只穿了长裙,胡乱裹上围巾就乱糟糟往外跑。邱非到的早,寒风凛冽中他候在小区门口,裹得倒是很严实,好在少年身形清瘦,并不显得臃肿。

他见你出门就小步跑来。又在离你两步远定住脚步,挠了挠头难得无措,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嗯……你化妆了?”

你怔了一下,然后使劲点头应着。

两秒后,你终于如愿以偿听见了少年轻轻咳嗽一声,然后说出来你想要听见的话

“今天……很漂亮。”

 

于是寒风也忽然变得温柔了些许,你踢踢踏踏得踩着小皮鞋走在他身边,脚步轻快。红格子的长裙在他身边旋转成冬日的灰色调中唯一的明亮。

 

地铁里人潮拥挤,呜呜泱泱满是人头攒动,叫人瞧得头晕,你于是一把把邱非推到了前面,扯住他背包的带子,亦步亦趋踩他的影子。像是学步的小孩在花花绿绿的世界里迷了眼,只好揪住身边人的衣角,走的跌跌撞撞,但也走得真挚。

是种无端的信任吧,好像跟着他就能走出人山人海。

 

直到人流越来越拥挤,他的影子被各种各样的鞋子踩得歪歪斜斜再瞧不见,你有点慌神,怕一个眨眼间身前的人就被混乱的浪头打向别处,徒留你一个人站在中央不知去处.

直到他轻轻勾住了你的指尖。

 

很轻很轻地勾住,并没有同样一双手敲打着键盘时候的肯定。

 

少年指尖微微泛着凉意,但你反手握紧,笑得一本满足。

 

【五】

所谓初恋的甜蜜也仅仅只是如此了,往后的一切像是嚼干了汁水的甘蔗,干涩得填满了唇齿之间。

【六】

你得知邱非即将离开学校的时候是在两个月纪念日的前一天

身边的人都在准备欢送会了,你才从别人口中得到这个姗姗来迟的消息。

你追去他离开的方向却不知道该讲出什么

最终只是无奈地盯着他笑。

 

其实赶去的路上你就已经收到了他的一封短信。

“就这样分开吧”

“你也要加油”

“我们年纪还小,还有无尽的未来去搏”

“我们要在不一样的地方一起努力”

“以后还是很好的朋友”

“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是最好的朋友。”

 

去你妈的,谁要跟你是最好的朋友。

你差点砸了手机。

 

冬天的路边风很大也很冷,邱非只是穿着普普通通的运动装,但是在风中仍然挺拔的像是棵小杨树。一如你最初对他心动时候的模样。

“不喜欢我了吗?”你偏过头很小声的问

邱非眼神飘向旁边,却认认真真点了点头。

……

“好生气……可以打你么?”你笑笑,又问。

邱非仍然认认真真点了点头

 

最终你还是没有下手打那个小小的少年,也许是他身形单薄的缘故——小短腿哼——你悄悄吐槽那时并不高挑的小队长

 

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也有着同样莫名其妙的结尾。

你盯着他瞧呀瞧,最终是邱非张口。

“别盯着我看了吧……我觉得你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你转身就走。

 

【七】

初恋的无疾而终并非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你面上云淡风轻,背地里蒙着被子哭了一场又一场,却还是冲不走那人牢牢占据你心口的影子。

 

很多年之后你对着电视看见嘉世的小队长站在了挑战赛的冠军颁奖台上,还颇有闲心地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身边人。

“看到这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样子没?”

“都是被我当年烦出来的。”

 

其实你也百思不得其解,邱非有什么好呢?值得你将年少时的一往情深尽数甩给他

可谁知道呢? 

你就是喜欢了

 

喜欢到每天把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折合成对话框里的99+一股脑儿发给他,从路上遇见的猫猫狗狗到“今天天气很好所以我很想你”

 

邱非一个字也没有回复过你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半年,这下你都觉得自己有点不要脸了。

【八】

邱非小队长啊,是个理智的人,理智得不得了。

女朋友哪有梦想重要?

女朋友没了还能再找,万一恋爱影响到了追逐梦想的道路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生日的时候邱非出乎你意料的送了你礼物——“应该是送你的随后一个礼物了”

你依稀记得那时还很喜欢他的你挺生气的,最终那个蠢蠢的红色水晶球躺在了垃圾桶里

 

几天后你抱着零食盯了手机屏幕上和邱非对话框中间小小的红色感叹号半天,有些无言。

 

孩子的初恋啊,应该是个披荆斩棘的勇士,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小姑娘们去看新的世界。……可惜男孩子们年轻的时候却都是傻瓜。

邱非啊……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你一甩抱枕,不知道哪里来的决心,从此把他干干净净甩出了自己的生活,同时发誓,一定要让他悔不当初,或是一辈子再也找不到你这样喜欢他的姑娘了。

 

邱非最终遇没遇见比你更加喜欢他的姑娘你不知道,反正现在嘉世的队长在感情一栏干干净净写着“单身”毋庸置疑。

邱非最终有没有后悔你也不知道

但是在你好久以后终于遇见了另一个男孩子时,邱非的朋友——嘉世那个咋咋呼呼的副队找到了你,开门见山就是一句“你跟邱非还没闹够?”

“他也是不得已”

“他这两天……丢了魂一样”

你冲着屏幕上闪烁的两句信息忽然笑出来

噼里啪啦打字回复“祝贺嘉世重回联盟”

然后干干脆脆关了机。

 

邱非可能会难过吧?你后来回想,难过与当初信誓旦旦说最喜欢他的女孩子喜欢上了别人,也许莫名其妙的好胜心还会让他觉得这姑娘真是变心变得快——全然不管这个姑娘在他身上耗费了多少时间与心思

但是让那个骄傲的男孩子为了你失魂落魄?那个将梦想看的比天重的男孩子为了你而后悔一段儿戏一般的恋爱?

你一眯眼睛笑出了声,想起来你们都还是孩子的时候他说“别盯着我看了吧……我觉得你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噗谁会为你哭啊喂

少年你太天真啦——

 

【九】

直到现在你都不知道理想与一段未成熟的恋爱究竟孰轻孰重,甚至也不清楚它们究竟能不能共存。

 

邱非呀?

他挺好的

真挺好的

你跟每个人都这么讲.

 

一个冬天过去了,那尾鱼摇摇尾巴游远了

你在冰面上守了很久,感冒了,发烧了,头疼脑热,于是转身也走开了。

你想你当初可能是要隔着冰面吻一吻那条鱼的吧

但是他跑得太快了,你没抓到

 

于是你冲着电视机举了举杯中的可乐

“嘿邱非小队长,祝你未来能很好”

但是最好我不知道

评论 ( 14 )
热度 ( 50 )
TOP